欢迎约头像√

【忘羡】十五厘米的含光君

啊莫名其妙的脑洞。本来是想写肉的,怕炖肉炖不好又懒得走外链。总之将就着看看吧。

ooc慎入。

欢迎捉虫。

☆*☆*☆*☆*☆*☆*☆*☆*☆☆*☆*☆*

世界总是很奇妙的。
比如有一天早上卯时,蓝忘机按时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肩膀,他突然发现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的,魏无羡还是像往常一样夹着被子在榻席上呼呼大睡,锁骨上还留着昨天晚上欢爱的痕迹。但是,

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大?!

蓝忘机看了看自己赤裸的身子,再看了看周围的白布,确认了那不是被褥而是他的衣服。他淡定地躺下,闭上眼,又睁开。再闭上,再睁开,四周的一切没有任何改变。于是含光君淡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变小了,大概只有一个手掌那么大。

蓝忘机伸了伸手,觉得自己的灵力大概还是能用的,就徒手从衣服上撕下几片布片包住自己,又扯了一长条勉强作为抹额,跳上了魏无羡的脸。魏无羡的皮肤十分光滑有弹性,蓝忘机借机跳了几下,翻上了他的鼻梁,伸出手指轻轻戳着魏无羡的眼皮。魏无羡紧闭着双眼,睫毛微微颤抖着,翻了个身。小小只的含光君一下子没注意,从他脸上掉了下来,恰好落在了他的眼前。
魏无羡睡眼朦胧地揉了揉眼睛,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变小了的蓝忘机拍拍屁股站起身盯着他。魏无羡迷迷糊糊地看了一会,躺直往自己脸上拍了一掌,又转过头,看见蓝忘机已经打好坐,静静地看着他。
"蓝湛?!"
"嗯。"
蓝忘机严肃地点点头。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好一会儿,伸出手戳了一下,力气有些大,蓝忘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翻倒在床上,匆匆包好的"衣服"滑落下来,露出了胸前的伤口。魏无羡看到蓝忘机的伤口,真正相信这是昨晚和他云雨过的那个人。蓝忘机快速地重新包好自己,浅色的眼睛瞪着魏无羡。魏无羡想笑,刚出声自己的两片嘴唇就张不开了,没想到蓝忘机虽然身子变小了,"禁言"的能力威力不减。
魏无羡向蓝忘机投出求饶的眼神,还讨好地帮他整了整衣服。蓝忘机瞥了他一眼,给他解开了"禁言"。这回魏无羡不敢笑了,不过变小了的含光君,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欸我说,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的啊?"
"不知道。"
"那你知道怎么变回去吗?"
"不知道。"
"那待会如果有小鬼来问怎么办?"
"…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来。"
"一切皆有可能。而且含光君,你怎么和那个谁一样一问三不知啊?该不会人变小了,脑子也不好使了吧?"
蓝忘机只恨自己现在拿不起避尘,不然一定狠狠地揍魏无羡。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魏无羡身上早就千疮百孔了。而且魏·欠抽·不要脸·乌鸦嘴·无羡刚说完,门外就响起了小心翼翼的敲门声,蓝思追的声音传来。
"魏前辈,你今天有看见含光君吗?"
蓝忘机记起昨天思追在学琴时遇到问题,自己对他说今天早读完可以来问,不过现在蓝忘机自己也遇到了一堆问题。他刚想让魏无羡不要开门,魏无羡就已经穿好衣服,打开门把蓝思追带了进来,并且把蓝忘机指给他看。
"…!?"
蓝忘机默然地整了整衣领,蓝思追张大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魏无羡伸出手拍了拍蓝思追的下巴,他才呆呆地合上嘴。
"思追。"蓝忘机很无奈地向他招了下手,蓝思追怔怔地走上前去。
"啊?!含光君有何吩咐?"
"帮我把大哥叫过来。"
"哦!是!"
蓝思追脚步飘忽地走出去了,走到门槛时似乎还被绊了一下。
蓝思追出去了之后,魏无羡伸出手掌,蓝忘机走上去,淡然地坐下来闭上眼睛打坐。魏无羡把手举到面前,笑嘻嘻地看着蓝忘机的小脸,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戳。
"蓝湛,你饿吗?"
"含光君,你想不想变大啊?我觉得你不要变大好了,小一点比较可爱。"
"蓝二哥哥,你不要不理我嘛,就我一个人说话好无聊啊。"
"你衣服哪里来的?自己做的吗?好难看啊。"
蓝忘机不是很想理他,干脆闭紧眼睛安心打坐。魏无羡觉得无聊,就把他放在床榻上,自己走到蓝忘机的书桌边铺开纸墨,不知道在干什么。蓝忘机忍不住时不时偷偷微睁开眼睛瞥一眼,但是人太小了,根本看不见他在干什么。过了一会,魏无羡放下笔,吹了吹宣纸,颇为满意地欣赏了一会儿,就把纸卷了起来。蓝忘机转过头看了一眼,"刚刚在干嘛?"
"不告诉你。"魏无羡眨了眨眼睛,嘴角得意洋洋地上扬。
蓝忘机还想追问,门外又响起了叩门声,大概是蓝思追带着择芜君过来了。魏无羡哼着歌跑过去开门,把蓝曦臣领了进来。再小心翼翼地托起蓝忘机,捧到蓝曦臣面前给他看。
蓝曦臣不像蓝思追那样惊讶,而是仔仔细细端详了蓝忘机的脸一会,转过头波澜不惊地对蓝思追说:"这确实是忘机。不过,你们这是怎么弄的…"
魏无羡不知道从哪里捞出一个苹果,一遍啃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不知道,我一觉醒来就这样了,问含光君他也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问你的。"
"腿放下。"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蓝曦臣轻咳了一声,"我待会要去清谈会,可以去问问其他家的人。你们先别让别人知道。无羡,麻烦你要多照顾着忘机了。"
"不麻烦不麻烦,含光君这样还挺好玩的。"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了魏无羡一眼,向蓝曦臣点了点头,蓝曦臣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
"不过我看你这样好像还挺高兴的,今天就和无羡去到处玩玩吧。"
蓝忘机还想解释,蓝曦臣就大步走了出去,蓝思追尴尬地看了看魏无羡和蓝忘机,也赶紧退了出去,嘴里还嘀嘀咕咕着:"泽芜君是怎么看出含光君高兴的啊…"
房间里有只剩下了两个人。魏无羡难得没有说话,而是绕着蓝忘机一脸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蓝忘机按了按太阳穴,"你在做什么?"
"我在看你啊蓝湛。"
"…嗯。"
嗯是个什么意思啊好像看你还要经过同意一样。魏无羡默默地想着,泽芜君到底是怎么从蓝湛万年不变的脸色上看出心情的,怎么自己就是看不出来。
被人盯着久了蓝忘机也觉得很不舒服。
"出去吧。"
"啊?"
"出去逛逛。"
魏无羡再次把蓝忘机托起来,不知道该放哪里好。蓝忘机自己顺着手臂到他的肩膀上,端正地坐下。
"走吧。"
于是人形特快列车·魏·无羡号启程了。
"诶你说我去吓吓江澄怎么样?吓吓金凌也不错啊,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被吓得尿裤子。"
"我觉得你会被那条狗吓得尿裤子。"
"含光君你好讨厌哦~"
蓝忘机扯了扯嘴角,忍住从魏无羡身下跳下来的冲动,调整了一下坐姿。
"含光君,你说你要是在大街上突然变大会不会吓到别人?"
"你这样自言自语已经够吓人了。"
还没走出云深不知处,天空中突然飞过了一群大雁。魏无羡停下来看了一眼,一坨鸟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哦不,是落在了魏无羡肩膀上的蓝忘机身上。魏无羡赶紧把脏兮兮的蓝忘机放到手上查看,蓝忘机倒是处变不惊。
"我忘了,所有的动物都讨厌你。"
"可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有鸟把屎拉到我身上哈哈哈哈,没想到你一下就遇上了。"
"是吗?那真荣幸。"
不管怎么说,蓝忘机肯定是马上要去洗澡的。魏无羡故作嫌弃地捧着蓝忘机,径直向冷泉那里走去。
到了冷泉边上,魏无羡想着总不能直接把蓝忘机丢下去,就先把他放在了兰草丛中的一块石板上,自己去寻了个竹杯来,装满水放在蓝忘机身旁。蓝忘机脱下身上的遮蔽物,把它端端正正地叠好,再摘下充当抹额的布条,让柔顺的头发披散下来之后,才让魏无羡把他送进竹杯里。
魏无羡嫌弃地看了一眼那几片布,趁蓝忘机不注意直接把它丢掉了。
蓝忘机在水中很快就把身上的污垢物清洗干净。他漆黑的长发湿漉漉地拢在一侧,腰背线条流畅,优美而有力。背上三十多道戒鞭痕、还有胸口的那枚烙印,清晰至极的显露出来。蓝忘机若无旁人地沐浴好了之后,魏无羡伸出两根手指,蓝忘机就紧紧抱住让魏无羡把他提出来。之前蓝忘机也紧紧抓住过魏无羡的两根手指,不过这次是抱住,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魏无羡用袖子小心地擦了擦蓝忘机的身子。
"衣服给我。"
"太脏了,就丢掉了。"
"抹额和发带呢?"
"好像也跟着一起丢了。"
光着身子的蓝忘机没有说话,直勾勾地盯着魏无羡。魏无羡被这样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心虚地说。
"你可以躲在我袖子里,反正别人也看不见。"
"手拿过来。"
魏无羡惊讶着蓝忘机居然妥协了,呆呆地把手指伸出去,没想到蓝忘机抓住之后,非常用力地咬了一口。
"含光君你是属狗的吗!不就是丢了你的衣服吗,怎么可以咬人!"魏无羡忍住把手抽回来的冲动,把蓝忘机拎起来委屈地看着他。
一滴血从刚才被咬过的地方缓缓地流了出来。魏无羡刚想交换,突然指头上有些温热的触感。大概是也感觉到自己用力过头了,蓝忘机舔了舔伤口,嘴角还有些血迹。
突然间,蓝忘机觉得自己身上有些发烫,松开手从空中直直地落了下去,被草丛埋没。魏无羡赶紧蹲下去翻找,结果一阵白烟冒起,蓝忘机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
"蓝…蓝湛。你恢复了?"这样的视觉冲击就算是魏无羡也一时有些结巴。
蓝忘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突然把发愣的魏无羡的手按到他头顶上固定住,埋首到他颈项之间。
"蓝湛!你干什么!"
"你丢了我的衣服,我也要丢你的衣服。"
"你怎么这么小气!唔…"

草丛中一阵窸窸窣窣。之后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

晚上蓝曦臣一回来,就往静室走去。推开门,看见蓝忘机正在给魏无羡揉腰,魏无羡躺在床榻上嗷嗷乱叫。
"忘机,你变回来了?怎么变回来的?"
"不知道,突然就变回来了。"
"不对啊…医生不是说要有心爱之人的血才能变回来吗…无羡你是受伤了吗?伤得严重吗?"
"严重!严重极了!我的心灵和身体都受到了重创!泽芜君你要为我做主啊!"
"额…看你喊得这么元气大概是没什么大碍。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思追还有问题要问我。"
"诶泽芜君你别走!蓝湛你轻点!夫妻之间也不能总是像你这样对我用强啊,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姑苏蓝氏要气死了……"
忍无可忍地,蓝忘机狠狠堵住了他的嘴。

Fin.

评论(10)
热度(64)

© 南方有只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