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约头像√

最悲歌(喻黄)

生日快乐。

最悲歌你有没有听过,把悲伤唱的赤裸裸,无处躲。

刺眼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舔舐着黄少天的脸,黄少天躺在床上,过长的刘海乱糟糟地扎着有些肿痛的眼睛。他用力揉了揉迷糊的眼睛,半梦半醒似得喃喃自语。“啊队长已经醒了啊。现在几点了来着?太阳这么大应该已经中午了吧,今天感觉好热啊。昨晚似乎又太迟睡了,不过队长那么爱我一定不会怪我的哈哈哈哈哈。那再睡一会也没有关系,待会儿起来刚好就可以吃饭了,队长应该快煮好饭了吧。”

厨房里飘来煮东西的味道。喻文州的厨艺在职业选手中也是十分出名的,就连叶修有的时候都会酸溜溜地和黄少天说怎么许博远都没有这么好的厨艺。这种时候黄少天总会很自豪地向他嘚瑟一番。有的时候他也觉得很神奇,还傻乎乎地去问喻文州是不是新东方毕业的。喻文州这个时候总会无奈地揉揉他的头发。“少天,我出道前早就辍学和你一起待在训练营里了。”

黄少天想到当时傻逼一样的自己就觉得脸在发烫。他把脸埋进枕头里,贪婪地呼吸着上面属于喻文州的味道。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用的是同一款洗发水,喻文州的头发会有一种特殊的香气,让他迷恋的香气。队里开会的时候,黄少天总是肆无忌惮地把脑袋搭在喻文州的头上,把整张脸埋进喻文州的头发里。他一想到当时其他队员恨不得买一打墨镜的表情,就忍俊不禁。
徐景熙他们抗议过好多次了,不过喻文州每次都护着他。知道后来小卢出道之后他才不情不愿地收敛了许多。毕竟影响不好。不过卢瀚文现在也长大了,带着蓝雨越走越好,用叶修的话说就是比当年的黄少天稳重多了。尽管很不想承认,不过那家伙说的的确是事实。

炙热的光慵懒又强势地打在房间的地板上。这里是黄少天和喻文州退役后一起买的公寓。这个时候快过年了,上班族们大都回家过年了,本就没什么人的公寓显得更冷清了。不过喻文州就是看上这种静谧的环境才把房子选在这里。黄少天当时嫌不够热闹,喻文州就笑笑说。“有你的地方哪里会不热闹。”黄少天刚想反驳,结果被喻文州贴着他耳朵说的下一句话堵住了。
“这样挺好,不会有人打扰我们。”
剑圣大大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垂,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

黄少天笑出声来,也只有喻文州才能常常把自己堵得说不出话来。他伸出一只手挡住光,苍白削瘦的手指上有这薄薄的一层茧。和喻文州刚在一起的那段时候,还是他们拼了命去夺冠的第六赛季,哪有什么时间过二人世界,不过还好喻文州总是很细心地让他感受到属于他一个人的温暖。黄少天每日每夜地加训,喻文州也每天开夜车布置战术,训练室里他们每次都是最迟离开的。但是每当他累得手指泛酸的时候,喻文州总会心有灵犀地停下手中的笔,走到他身旁温柔地帮他做手操。只有那个时候他才真正地完全放松,享受着喻文州给他一个人的特殊服务,感受喻文州骨节分明的手指和他的手指缠绕在一起的美妙触感。黄少天总觉得喻文州的手可能是有魔力,一捏一按都把握得恰到好处,让他所有的酸乏都消失殆尽。
那个时候他还觉得不真实,他的队长,居然真的成为了他的爱人。

大概是今天太阳比较大,黄少天觉得越来越热。但他舍不得离开床,他知道喻文州过一会儿会来叫他起床。他都想象的到喻文州的样子。他的爱人会微笑着俯下身,在他的额头温柔地印下一吻,然后喻文州冰凉的薄唇会从额头划到他的鼻梁,扫过他的眼睫,最后探进他的嘴里。唇齿交融之后,黄少天才会心满意足地起来。这是他们每天早上的例行的早安吻,黄少天经常提前醒来然后装睡,等着喻文州。喻文州也不说破,只是每天早上都会迟一些叫他,这样黄少天可以睡得久一些。

黄少天闭紧了眼睛,想着喻文州怎么还不来。房间里的温度在耀眼的光的照耀下逐渐升高。知不觉他竟然又晕乎乎地睡着了。黄少天恍恍惚惚中梦见了喻文州向他表白那一次。那是他们剑与诅咒的组合慢慢步入正轨的时候,两个人早已冰释前嫌,感情也越来越好。每天一起吃饭一起训练,有的时候他就直接睡在喻文州的宿舍。在那个雨水充沛的夏天的结尾处,喻文州第一次和他袒露心迹,他低着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越来越红,耳尖微微发烫,脑袋也昏昏沉沉的,下意识就答应了。当时于锋他们还躲在门外,听到他答应了之后冲进来起哄着要他们请客。黄少天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嘀咕着“这些人真是吵死了,队长你说是不是啊。什么叫比我还吵?这个比喻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啊!不过队长,我也很喜欢你啊。”

外面喧闹的杂音越来越大,黄少天不满地翻了个身。他所住的公寓已经完全被火光所包围。巨大的火舌吞噬着这栋楼,烧红了昏暗的半边天,和黄昏的火烧云重叠在一起。大火是最先从三楼的窗口蔓延出来的,还好没有什么人住,有住在这里的居民都迅速撤离。可是消防车似乎堵在了路上,久久还没到。滚滚浓烟吞没了黄少天所住的三楼的房间,像是黑色的魔鬼伸出了它的爪牙。

遥远的消防车的声音呜鸣声,人群的呼喊声,大火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像是奏响一曲穿肠百转的最悲歌。

黄少天在梦中很开心地笑了出来,大火完全包围了他的房间,他却像完全没感觉一样。他终于想起来了,他的队长,他的爱人,那个叫喻文州的人已经死了。死在了两周前一辆失控的车下。他像是呓语般说着。
“队长,你走慢一点,每次都不等我。”
泪水却沾湿了枕巾。

两周前,黄少天和喻文州去挑戒指,黄少天开心过了头,没注意到一辆失控的车飞驰而来。等他反应过来是已经来不及了,就那样呆呆地站在那里。喻文州用力推开了黄少天,自己却被车轮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黄少天不能理解,明明是司机酒驾,为什么只是给钱私了,不用负一点责任。喻文州的父母在国外,没有一个人出来帮他们撑腰。黄少天绝望了,就因为那个司机是谁谁谁的儿子吗?可惜没有人听得到他的声音。叶修看着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默默地和许博远一起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毕竟很多年前,他也和黄少天一样无助迷茫过。

黄少天参加完喻文州的葬礼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了和喻文州一起买的公寓里。叶修和许博远去看望他的时候,他笑着说没事让他一个人静一会儿就好。黄少天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两天,没有吃东西也没有睡觉,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度过的。今天是黄少天第一次出门,他面容憔悴地到楼下的超市里买了一些东西。然后回到家里安心地睡着了。这是他在喻文州死后第一次睡得这么安稳,也是最后一次。他想,这是他做的最自私最任性的事情。他想着,是不是事情闹大了就有人理他了。

梦总是突然醒的,就像泡沫一般,越吹越大,最后啪地破灭,什么也没有,除了空虚。

cn.叶言。

死亡梗车祸梗可能很多人不喜欢。

不适致歉。

评论
热度(15)

© 南方有只猹 | Powered by LOFTER